当前位置:中科瑞达电力科技有限公司母婴练琴的孩子让家长操心
练琴的孩子让家长操心
2022-11-07

练不好,心情沮丧是自然的;但努力不断练习,一旦进步了,沮丧就会愈来愈少。

“我的儿子麦可是天才!”电话筒的那一端笃定地说。我愣了一下。

她看我没有反应,接下去说:“喔,我的意思是,我的儿子是神童!”我这下真的从椅子上摔了下来。

“喔,那……那太好了。”我说。

“他和他老师学了三年,老师已经教不动他了,要我转来让你教。他很聪明,才十岁已经跳级到五年级了。你有空缺吗?”

这种电话我也接过几次:“老师,我的儿子是天才。”有另一位妈妈骄傲地向我宣布。

“那很好,请告诉我他怎么天才?”

“他才五岁,会用脚趾头弹钢琴。”妈妈很兴奋地说。

麦可的老师是小学音乐老师,并不是钢琴老师。她教麦可基础后,还教了他一些教材,觉得他学得很快,需要更专精的老师教他。

麦可是满讨人喜欢的,很会说话,而且不怕生,他可以坐下来,和你一直聊天,天南地北的,很健谈。

麦可来上课的第一次,他妈妈说:“来,弹《梦中的婚礼》给老师听。喔,我爱极了。快快,快弹。”麦可坐下开始弹。弹得很好,很有感觉。

麦可一弹完,妈妈马上抱住他说:“啊,我的神童,弹得妈妈眼泪都要流下来了。”接着他们转头看我。

我说:“喔,弹得很好,很有音乐感。”他们等我继续赞美,结果我没有再赞美下去,他们有些失望。

“来,弹《致爱丽丝》给老师听。”妈妈说。

麦可开始弹,弹得不错,只是这首曲子的节拍有的地方比较复杂。不是说他弹得不好,他来上课,就是来求进步的,不是吗?

我说我们可以从这首曲子开始上课,妈妈还要他再弹别的曲子给我听,我客气地请她让我上课。

麦可弹得很好,是的,他满有天分的,几个月下来,他比较适应我的教法了。在音乐会上,我让他弹一些古典的曲子,但我也让他弹他爱的《Yanni》和电影配乐。

在音乐会上,麦可变成了明日之星。他在台上很稳,而且弹得比平常好,音乐会一结束,小朋友和家长都跑过去,要多认识这位新的学生。

“他们说,我一年后就可以超过你了!”麦可在音乐会后,来上课时笑着告诉我。

我想他在开玩笑,也就没有回答他,麦可却很坚持地再问我一次:“你说呢?一年的时间可以吗?还是要两年?”我愣了一下,这小子是认真的,他真的在向我挑战。

“弹过我?你的意思是?”我问。

他得意的说:“喔,我家人啊,亲戚啊,都认为我花一年的时间就可以弹得比你好。”我笑了笑。

记得我小时候,在练音阶,练得发脾气,一气之下,问老师什么时候我才可以把所有的钢琴谱都学完。

记得老师愣了一下,然后大笑。她笑完,摸摸我的头说:“啊,你好可爱。”当时真的是太幼稚了。

我想了想,麦可和以前的老师学了三年,然后那位老师让他来和我上课,但并不表示那位老师已经没有东西可以教他了。

我说:“麦可,你很有天分,弹得很好。我要你好好上课,专心练琴。如果你一直这样认真,有一天一定会赢过我的,我不确定一年的时间够不够。不过,你还小,有的是时间!”他有些不服气地看着我,觉得我太小看他了。

那年,他去参加当地的钢琴鉴定比赛,弹肖邦的《圆舞曲》,弹得不错。只是有些地方,他的节奏一直练不好,我们练了很久,我要他不要灰心,终于也把它练起来了。

去比赛时,麦可弹得不是很顺,起头出了错,重新开始,心就慌了。不过,他把它弹完,而且得到了优等奖。但麦可很不满意没有得特优,他不要再练肖邦了。

我告诉麦可,他第一次参加比赛,就得优等,真的很棒,肖邦不好弹,他小小年纪就弹肖邦,以后可以弹得更好的。

妈妈说:“老师啊,这首曲子真的不适合麦可。你问裁判看看,以后可不可以弹NewAge的音乐,还是Yanni。”

我真希望麦可妈妈可以和我站在同一线,鼓励他,而不是批评肖邦有多不适合他弹。后来,麦可就不愿意再学肖邦。

没关系,来日方长,多的是麦可可以学的曲子,我还可以把作曲家的地方盖起来,不让他知道是肖邦。

我总是这样告诉参赛的学生:“你们可以去参加比赛,就表示你们弹得很好,才能够去参加比赛。在我心里,你们都是特优的学生,即使裁判没有给你们特优。我知道你们有多认真准备,而且你们弹得很好,我很以你们为荣。”

我希望比赛是让他们多一个经验,也希望大家的经验都是好经验。但我不能预测裁判会怎么评分,学生那天会不会紧张到凸槌[1]。我只希望他们好好弹,有个好经验。我也告诉他们,不想参加也可以。

麦可练得很勤,眼看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,连最困难的舒伯特都要练起来了,麦可的妈妈打电话来。

“老师,我想和你谈谈。麦可,唉,我这小孩子,一心一意想要讨好你,一直练琴,有一首曲子好难,他练得好沮丧,看得我好不忍心。他练完‘你的’曲子后,弹自己写的曲子,啊,老师,他真的就变了一个人。他的钢琴曲子真的是太美妙了,听得我和我先生都好感动。我们在想,我们这样是不是本末倒置了?他弹你给的曲子,很辛苦,又常沮丧,但弹他自己的创作,就很快乐。”她停了一下,慎重的说:“我们想,不参加比赛了。”我说,没有问题,他不用参加比赛。

我只是觉得小朋友要是弹得够好,我应该提供这个机会给他们。他们不一定要参加。

“我们又想,可以让他多创作吗?不是说学‘你的’钢琴曲子不好,而是,或许创作才是他所爱。”

我想了一下说:“麦可妈妈,他会沮丧,很正常,因为他对自己有期许,他知道他可以弹得更好。我们练琴,一定有瓶颈的,不可能弹什么都没有困难,有困难处,表示我们有进步的空间。而且,不管学什么都一样。去上学,有的科目比较难,还是要学。我觉得,沮丧是必然的。觉得练不好而沮丧,多练习就会进步,沮丧就会少一点,我们鼓励他,他很快就可以练起来了。”

我接下去说:“他弹自己的曲子比较快乐,因为那是完全的自由,他可以随心所欲,怎么弹,怎么对,我也喜欢他的创作。而我给他的这些钢琴曲目,他可以学到音乐的架构、理论及音乐的表现,也是很重要的。这样好了,我建议你,带他去上乐理作曲的课,这些东西可以帮他创作、写谱。”

我继续说:“等他来上课,我会好好跟他谈谈,看是哪里练不好,他会没事的。”

麦可妈妈半信半疑地挂了电话。

这让我想起,有一个小朋友和我学了一个月后,有一天,妈妈打电话来说不学了。

因为那天上课,她忘了背一首曲子,一慌之下,大哭,一哭,妈妈不忍心就说:“好,我们不用学钢琴,不要哭。”

天下父母心,我了解的。

我爸爸妈妈爱我,希望我都顺顺利利,但我爸爸也常告诉我,要努力,凡事靠自己,有问题要解决。我们都会遇到困难,这就是人生。

麦可妈妈一看到麦可走的路上有障碍,马上去把障碍移除,让他走平坦的路。

我想起子敏说过一句话:“对孩子要有信心。”就这么简单。你要有信心他们遇到困难,会去克服,也不要怕他们沮丧,沮丧很正常,他们也得学会如何面对沮丧。

因为他们有你们爱他们,有老师我帮他们,他们做得到的。对他,对这个世界,多一点信心,好吗?

麦可妈妈,你说,好吗?

[1]来自闽南话的语言。打桌球的球棍没有捅到球上,叫“凸槌”。如果哪个歌星在台上假唱被发现,那么他这回就凸槌了。――编辑注

(责任编辑:zxwq)